河南电大开放教育汉语言文学特色专业教学团队

把开放教育专业做强,把课程做精,把管理做细,把最好的课程传授给学生

浏览:1010回复:0

文坛轶闻(15)

彭燕彬 离线
彭燕彬
等级:
河南省,郑州市
发帖:
37
注册日期:
2013-11-14

                                                      瓦连京・拉斯普京――俄罗斯文坛常青树

         在有“俄国文学主教”之称的索尔仁尼琴去世后,热衷文学造神运动的俄国人又开始把崇敬的目光投向瓦连京·拉斯普京。在这位作家诞生75周年之际,他的故乡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州出面举办多种活动,其中就包括在北京俄罗斯文化中心举办的图片展、影展和学术研讨会,多方面彰显这位文学大家的不凡成就。

              著作等身——首屈一指元老作家。拉斯普京1937年生于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州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少年时代在安卡拉河畔的阿塔兰卡村度过,后入伊尔库茨克大学文史系学习,1959年毕业后从事新闻工作,1961年发表处女作《我忘了问廖什卡》。

1965年,莫斯科作家奇维里辛在赤塔举办的一个作家培训班中遇见拉斯普京,他发现了拉斯普京的文学天赋,对后者赞赏有加,甚至通过电话将拉斯普京的短篇小说《风在寻找你》口授给《共青团真理报》,拉斯普京后来称奇维里辛为其“文学教父”。短短3年过后,当拉斯普京的《为玛丽娅借钱》单行本于1968年在莫斯科出版时,批评家库兹涅佐夫为此书写了一篇跋,所用标题是:《一位作家诞生了》。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拉斯普京创作的黄金时期,他陆续写出《最后的期限》(1970)、《法语课》(1973)、《活着,并要记住》(1974)、《告别马焦拉》(1976)、《永远活着,永远爱》(1981)和《火灾》(1985)等影响广泛的小说,其中一些小说还被改编成电影和话剧。苏联解体后,拉斯普京的文学创作一度沉寂,转而写作了大量政论,但自上世纪90年代起,他的新作再度接连面世,如《下葬》(1995)、《突如其来》(1997)、《伊万的女儿,伊万的母亲》(2004)和《西伯利亚,西伯利亚》(2006)等。如今,拉斯普京已成为当代俄罗斯文学中首屈一指的老作家。

           跨越时代———如椽之笔记录传承。拉斯普京的创作贯穿俄语文学的苏维埃时期和后苏维埃时期,折射出了近50年俄语文学的发展进程。无论是在苏联时期、苏联解体前后还是现在,拉斯普京始终是俄语文学的中心人物之一。

拉斯普京苏联时期的创作,具有某种跨题材性或曰超题材性。试以《活着,并要记住》为例:这部描写西伯利亚安卡拉河畔小村阿达曼诺夫卡村普通农民生活的中篇,被视为典型的“乡村散文”;但因为男主人公之一安德烈·古西科夫是一位“逃兵”,这部作品常被归为“战争文学”;而小说作者最为关注的家庭和祖国、幸福和责任、苟生与良心等问题,则是地道的“道德题材”。“乡村散文”、“战争文学”和“道德题材”是20世纪七八十年代苏联文学最重要的三大构成,而拉斯普京的《活着,并要记住》以及其他作品却能同时诉诸不同题材的文学,表现出可贵的综合性。

        在苏联时期,拉斯普京两次获国家文学奖,两次获列宁勋章,还有其他众多奖项,甚至曾任戈尔巴乔夫的总统委员会成员。在“换了人间”的当今俄罗斯文坛,在重新排序、价值颠倒的后现代狂欢之后,苏联时期的走红作家大多风光不再,一些新的文学弄潮儿应运而生,而拉斯普京却岿然不动,在曾经的“官方苏维埃作家”中,拉斯普京当下的社会和文学影响无疑最大。

然而,拉斯普京并不仅仅是苏维埃文学传统的继承者,从他新近的作品和政论可以看出,他还开始从更为悠远的俄国文学传统中寻求道德力量和精神支撑,他对俄国古代文学的细读和阐释,他参与创办东正教学校和东正教文学刊物,乃至出面担任东正教文化委员会委员,均可视为他更深一层的传统继承意识。

           难忘故土——精心描绘西伯利亚。拉斯普京生于西伯利亚,长于西伯利亚,如他自己所言,是一位“地道的西伯利亚人”,他的作品也大多以西伯利亚的自然与人为对象,其创作为独具特色的“西伯利亚文学”注入了新鲜血液。

作为文学史概念的“西伯利亚文学”早在沙皇时期即已形成,但当时主要指流放犯文学如十二月党人诗歌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死屋手记》等,或是俄国作家关于西伯利亚的文学记录如契诃夫的《萨哈林旅行记》等。苏联时期,反映远东国内战争、建设事业和风土人情的小说如伊万诺夫的《铁甲列车14—69》、普里什文的《人参》和阿扎耶夫的《远离莫斯科的地方》等,扩大了西伯利亚文学的内涵。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拉斯普京与万比洛夫和阿斯塔菲耶夫构成“西伯利亚文学的三驾马车”,为这一地域文学赋予了崭新含义,作为西伯利亚的“文化原住民”,他们将西伯利亚视为一个独特的文化空间,试图把握并揭示西伯利亚人独特的心理结构和价值准则,并将生态意识以及与之相关的人的精神生态保护问题凸显了出来。拉斯普京曾写出与阿斯塔菲耶夫的《鱼王》和万比洛夫的《打野鸭》并列的名作《告别马焦拉》,而在他的两位西伯利亚老乡作家去世后,他仍在《火灾》、《幻象》等新作中继续这一领域的探索。以拉斯普京为象征的西伯利亚文学,不仅是当今俄罗斯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也是世界文学中的一个亮点。

IP:
已记录
[直接按 Ctrl+Enter 可完成发布]